追蹤
腐 小 兔 叢 林
關於部落格
Login


Admin


Logout
  • 66247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分子與味道 [BBC Sherlock] 第一人稱

ㄧ起晚餐. SH
約翰看了一下簡訊,迅速回覆 OK
這段時間夏洛克似乎熱衷於些案子,飲食又開始變得不正常,所以他們已經好一陣子沒有一起用餐了。雖然直覺告訴我,夏洛克會特別發簡訊邀約其中絕對有鬼,可能又是要我一同跑腿之類的差事,不過跟隨著夏洛克總能吃到美食,就這點來說我並不排斥。
傍晚回到貝克街,在踏進廚房的瞬間我立刻被眼前的景象嚇到了。這是我近一月來第一次看到餐桌的完整桌面,上面沒有任何的實驗器材,甚至還鋪了餐墊跟擺盤。
我努力地回想,確定早上出門時,太陽還是在它該在的方向沒變。
啊,約翰,你回來了」,夏洛克變魔術似的蹦進廚房。剛剛他在起居室嗎?
趕快坐下,要開飯了他殷勤地招呼我坐下,我被他花俏的肢體語言弄的眼花撩亂,只得趕緊坐好,希望他能稍微平靜一點。
我們在這裡吃外賣嗎?」 就廚房整潔的程度看起,我不認為今天夏洛克又是親自下廚。
不,我有驚喜要給你」 夏洛克熱切的搓著雙手,臉上興奮的表情讓我以為今天是聖誕節。
閉上眼睛。」
? 」我愣了一下
趕快閉上。」他擺手催促著,顯然情緒的亢奮只會加速消耗他的耐性。
應該不會有比冰箱裡的人頭更糟的了.......應該吧?我深吸口氣,閉上眼睛。
可以張開眼了
我迅速低頭看了一下餐盤,自從上次夏洛克端出雞肉派後,我就不曾懷疑他在廚藝方面的天份。既然是他特別邀約,我自然以為會出現更講究的菜色,例如紅酒燉牛肉之類的。但是我看到我的餐盤裡,只有一支白磁中式湯匙,上面放了一個........生蛋黃?
這是什麼?蛋黃?」 我疑惑的看著坐在對面的夏洛克。
吃看看。」夏洛克手托著臉頰,調皮的眨一下眼。
他十分孩子氣的口吻總讓我無法拒絕。
拿起湯匙,我皺眉盯了那顆蛋黃一會兒,再次確認, 不是某種實驗?」
絕對不是。」
獲得夏洛克的保證,儘管不太放心,我還是鼓起勇氣把那顆蛋黃送進嘴裡。
在我牙齒輕觸到它的同時,包裹的薄膜破裂,裡面的液體瞬間迸出。我以為會嘗到生蛋黃的腥味,但從舌頭傳來的味道是......龍蝦? 雖然只有一口,味道卻比任何我曾嘗過的還要濃郁百倍,彷彿是將整隻龍蝦連殼帶肉吞進肚裡的那樣鮮美。
靠!這真是不可思議了!」即使已經吞下去,我仍然抿著嘴,希望還能從唇縫中吸出點味道。
真的嗎? 夏洛克眼睛閃耀著光芒,從剛才他就一直屏息等待著我的反應。
太神奇了!我從沒吃過這麼奇特又美味的食物。」 我由衷的讚歎。
儘管我能想到稱讚他的辭彙有限,但我相信夏洛克還是能輕易從我的表情感受到一切。他起身,跳舞步般的轉了一圈來到冰箱前。
準備好嘗試更多了嗎? 夏洛克咧嘴笑著,戲劇化的語調跟動作,活像是要從禮帽中變出兔子的魔術師。
而我則像個等待拆開聖誕禮物的孩子,舔著嘴,熱切期待。
之後,夏洛克不斷地端出驚喜,有了龍蝦蛋黃的體驗,我毫不猶豫的吞下任何放在盤裡的東西。整頓飯可說是一場味覺的饗宴與探險。以為是魚子醬,入口卻是是荔枝味,果凍嘗起來是鵝肝,而淋在上層的糖漿是紅酒肉汁,還有不起眼的白色的奶泡,嘗起來是馬鈴薯........
或許是前面幾道餐點僅有味覺的享受缺乏飽足感,夏洛克最後端上了龍蝦冷麵。喔–- 這可不是外面隨便吃到的義大利麵拌少得可憐的龍蝦肉末,而是實實在在,用龍蝦肉作成的麵條,我忍不住閉上眼歎息,讚美上帝!此刻我因味蕾與胃同時獲得滿足而感覺無比幸福。
睜開眼,正好對上夏洛克凝視的目光,我尷尬的笑了一下,發現他除了啜飲紅酒外,並沒有吃任何東西。
這難道是某種廚師準則,不吃自己煮的食物?
這個真他媽的好吃,你自己不試試嗎?」考慮他可能只做了一人份的餐點,我用自己的叉子捲了些麵條遞給他。
我喜歡看你吃
我想我的嘴巴一定不自主的張開了,接著意識到自己的行為似乎不太恰當,但是冒然把手收回又顯得太過刻意,最後只能僵在那裡。
夏洛克擰眉饒富興味的觀察了我一會兒,然後緩慢的傾身向前,張口含叉子上的麵條,眼神始終未曾從我的臉上移開。我感覺心臟漏跳了一拍,雙頰跟耳朵的熱度正持續增加.......我的手微微顫抖,媽的!一定是舉太久的關係,一定是的!
哎呀,華生醫生,我來跟你們借些牛奶...... 哈德森太太推門而進,而我跟夏洛克還維持剛才的姿勢,她看了我們一眼,尷尬笑了笑, 喔,我還是出門去買好了.......
不是妳想的那樣—– 我想辯解,嘴巴卻不聽使喚,我不確定我的下巴還在......
在哈德森太太離開後,夏洛克終於決定放過我,他直起身體靠回椅背,抿緊的薄唇有掩不住的笑意。

我不知道自己是怎麼把剩的食物吃完的,收拾碗盤的同時,我的腦細胞終於也恢復正常運作。我告訴自己,明天太陽一樣會升起,這些小事不用在意。深呼吸,調整好思緒,端起兩杯茶走進起居室。

謝謝你今天的招待」把茶遞給坐在扶手椅裡的夏洛克,我選擇在較遠的沙發坐下。
可以告訴我,今天是什麼日子嗎?」我吹著茶杯裡的熱氣,故作輕鬆的問。老實說我完全想不出今天有什麼特別,既不是某個節日,也不是彼此的生日(雖然記不得準確的日期,但我對夏洛克出生的月份還是有些概念)
沈默了一會兒,夏洛克才緩緩開口一年前的今天,我們第一次合作......你也是在那天搬進貝克街

我直接把嘴裡的茶噴得滿桌。慌亂的拿起拿紙巾邊咳嗽邊擦拭,儘管被嗆得淚眼朦朧,我還是注意到夏洛克一直盯著電視,而電視根本沒開,這表示他在不好意思
...那個...我都不記得了..... 雖然喉嚨被茶水嗆得發啞,我還是趕緊說出幾個字來緩和氣氛 ....非常....謝謝你
」夏洛克發出一聲不悅的鼻息,明顯對我的反應感到不滿。
老實說,對於夏洛克不知道地球繞著太陽轉,卻記得我在哪天搬進貝克街,確實讓我感到受寵若驚。但是綜合今天所發生的總總,我出於本能地不想去扒糞坑,深怕會再從夏洛克的口中聽到更勁爆的發言。
這些神奇的餐點是怎麼做到的?」 我決定轉而稱讚夏洛克的手藝會是更好的選擇,不僅可以讓他的心情變好,也能讓我擺脫可能的尷尬。
分子料理啊,約翰 夏洛克側頭斜睨,好像我問了一個相當智障的問題。(他的心情果然不好)
對喔,分子料理。」 我拍了一下額頭,早該想到的。多虧平常觀看TLC*,讓我對這個西班牙神祕實驗室發明的革命產物還有點概念。
它們的外觀跟味道怎麼能有這麼大的差異,簡直就是魔法!」
烹煮食物不過是種化學實驗,分子料理更像我平常在做的事,簡單到我用小腦就能完成。」
基於感激夏洛克才剛提供他一頓超凡的絕妙美食,我不打算去反駁什麼,況且能夠完美融合各種食材的味道不產生衝突,這確實是門奧妙技術。不過就我的認知,製作分子料理需要一些器材,印象中我們的廚房裡並沒有。

這些分子料理是在哪裡製作的?應該不是在我們的廚房吧
嗯,我借用了的實驗室」
喔,確實那邊挺合適的...... 」我認同的點點頭,把茶杯湊近嘴邊準備喝茶,突然間腦子閃進一個念頭,實驗室?
等一下,你是說這些食物都是在實驗室裡製作的?」
夏洛克沒有回答,僅是擺出一付還要我重複第二次嗎?的不耐表情。
那,製作時的容器呢?也是用實驗室裡的?!」我急切的問,並且希望聽到我想要的答案。
當然是用他們的啊。」

我皺著眉不可置信的看著夏洛克,那些容器不是用來裝食物的呀!」

那又如何,清洗消毒過還不是一樣乾淨。」夏洛克對我的激烈反應大感不解。


我的嘴巴再次像隻金魚一樣的張大卻發不出聲音。(我想我一定會因為嘴巴過度張合而罹患顳顎關節炎)儘管我極力阻止,但我的腦子還是不受控制的產生連結畫面——這些承裝我吃進肚裡的食物的容器,在前一刻可能裝著屍體的胃部殘留物,或是某個內臟切片......
然後我開始感到胃在翻攪,但我不知道這是因為我吃下肚的東西,還是我聽到的事實......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