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腐 小 兔 叢 林
關於部落格
Login


Admin


Logout
  • 66247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丁月華的二三事 [七俠五義]

初逢親喪,丁月華被接到松江擔任官職的伯父家,伯母待她極好,生活起居無一不精心打點,
兆蘭、兆蕙雖長她七、八歲,卻對多了個妹妹很是新奇,又憐她年幼失親自然百般呵護疼愛。

此時丁月華懷中抱的小貓兒就是丁兆蕙怕她寂寞送來與她作伴的。丁月華的父親同伯父一樣習武,自幼也教了她些拳腳功夫防身,所以她並不像一般女孩那樣柔弱。
幾次小貓兒好動翻過欄杆跳到繡樓邊的樹上,都是丁月華自己攀樹去抓下的。只是這事被伯母知道後,將她訓誡了一番,明令大家閨秀該有個樣子,她就再不能隨意撒野了。

此時懷中小貓兒又掙開她的懷抱調皮的跳到樹上,丁月華喚了幾聲皆不搭理。她嘟著嘴瞄了瞄左右,侍婢皆不在附近,忍不住又把羅裙掀起繫在腰側,打算再去爬樹抓貓。正當她一隻腳跨在圍欄半掛在牆上時,聽到下面院子似乎傳來悶笑聲,探頭一看,正好對上一雙三月含笑桃花目.......

她以為世上再無比兩位哥哥還好看的男子了,可眼前這位少年,劍眉星目神采飛揚櫬著一身俊逸白衣是怎樣的翩翩風采啊。

「妹妹怎麼掛在欄上啊?」少年笑著問道。
丁月華羞紅著臉趕忙爬下欄杆整理衣衫,卻是一句話也答不出來。
樹梢上傳來小貓咪咪叫聲,少年抬頭看了一下,「抓貓嗎?」
「我幫妳。」話才說完,少年步伐輕盈一個縱橫就踏上樹間,輕易把小貓兒抱在懷裡。
「好好抱著,別又讓牠跑了。」把小貓兒交與丁月華時,少年順手理了小貓兒的毛皮很是溫柔。
「五弟怎麼跑到這邊來了。」身後傳來大哥丁兆蘭的聲音,他笑著朝少年招手而來,「剛好見見月華妹子。」
「月華,盧方大哥妳見過的,這是他的義弟白玉堂。」
各自行禮後,丁月華日送少年與丁兆蘭離去,口中反覆唸著那個名字……
「白玉堂……」

那年丁月華十歲,自此把少年記在心裡了。


----------------------------------------------
 

母親懷胎就幫她許了人家,她清楚記得母親臨終前的囑託,她無法也無力違背母親的期盼,因此就算心裡有了個人,仍只是小心奕奕的藏著這微小的幸福。

幾次白玉堂同廬方等人來茉花村或談事或作客,丁月華總想去前廳見見世面,
礙於名門閨秀的身份,她不行。
僅能趁伯母不注意偷偷躲在鄰邊廂房,隔著牆探聽想像那些江湖事。哥哥們疼愛她也多所寬容,只是隨著年紀增長,禮教終於還是束縛著她,如今這繡樓上下與花園就是她僅有的天地。

當伯母告知她的未婚夫已來到松江時,丁月華有些緊張,那位江湖盛名的南俠,御前四品護衛會是怎麼的模樣?

第一次見了她的未婚夫—展昭,丁月華有些訝異,竟是這樣的溫和謙遜,一雙澄澈大眼中還帶點孩子氣。
若說那人像寒月淡薄清冽,那麼展昭就似春陽溫暖和熙。

丁月華想嫁給這個母親挑選的男子也是好的,雖然她以一個女人的直覺知道這個男人並不想娶她,對她,他的眼中沒有一絲情感的渴望,他的謙遜只是一種柔軟的拒絕。
或許他同她一樣,心裡也有個人,那麼他們的婚姻就只是個長輩的約定,她的人生也只是從這堵高牆換到另一堵高牆罷了。

直到她看到了他跟他.........雖然嘴上不說,但兩人的關係密的插不進一根針。

丁月華想這樣也好,他們兩人可以成就她的夢想,若展昭退婚或許她也可以擺脫長久以來約束自己的身份。

只是展昭終究負了他與她。

同他蹉跎了這麼多年竟是這樣的結果,丁月華心中恨也罷怨也罷,終無法責備什麼。

狠不下心怪罪於他,那人只是出於溫柔的不想傷害任何人,不想成為背信之人寧可選擇了負心。
如果當初她鼓起勇氣說出心中已有別人,會不會就是完全不同的局面了呢?

展昭退婚隔日,丁月華亦留書離家而去。
褪去展昭未婚妻與丁家三小姐的身份,她要去追尋自己的一片天地,那片她僅能透過繡樓遠眺的天地。

----------------------------------------------


三年後展昭再見她,丁月華已嫁為人婦隨夫護標來到汴梁。

「展大哥好久不見。」丁月華臉上洋溢著幸福神采,「這是我的夫婿。」

望向丁月華身旁的男人,展昭微微一愣,眉眼三分神似白玉堂卻無他的凌厲霸氣,若非腰際繫柄劍,就只是位斯文書生。

突然展昭明白了丁月華所怨為何,苦澀一笑。「恭喜三妹。」

丁月華伸手緊握住身旁的夫婿的手,他報以溫柔堅定的微笑。
雖有幾分神似,但終究不是那個人。但他心中有她,真心對她好,就夠了。



嗯……雖然沒寫明,但我想這樣應該能點出《錦鼠戲貓》的結局了。
(算打預防針?就算被砸番茄也不會改)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