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腐 小 兔 叢 林
關於部落格
Login


Admin


Logout
  • 66247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03:30 [BBC Sherlock]

一聲槍響劃破承滿壓力的寂靜空間,巨大的火球爆裂,轟然巨響撼動耳膜,火焰燃燒空氣形成旋渦狂怒席捲而來,眼裡盡是灼熱的刺痛。

「啊!」你猛然驚醒,胸口因短促的呼吸劇烈起伏,心臟躁動狂跳,汗水自髮際流下,你的衣褲早已浸溼,在空氣裡變得冰冷,不適的黏貼在皮膚上。你轉頭看向電子時鐘,液晶數字正在03:30反覆閃爍。
你再難以成眠,坐在床沿靜待黎明到來。

在那次爆炸意外之後,你又重新面對心理醫生,這是包含在退撫條款中的福利,卻不是你真正需要的。

從諮詢室解脫,杵著拐杖你一跛一跛來到貝克街。這不知是你第幾次走在這條街上,反覆搜尋那個不存在的221號B棟。
人們告訴你,貝克街只到100號*,你一定是記錯了。
可你是那麼清楚記得回家的路。地鐵站出來左轉,沿著街角數去第四棟,推開那扇鑲嵌221B金色門牌的墨黑大門踏上17階,會先看到充滿東方風格的棕色竹子 壁 紙,再往前走是起居室,有兩張不成套的扶手椅與一張長沙發,沙發旁與桌腳總有散落的雜物,不論你如何費心整理,那些東西就是能以光速的效率轉眼間又佈滿整 間屋子。
左邊有個壁爐,你第一眼看到那壁爐就決定要住下了,你喜歡爐火溫暖人心的存在感,給你家的感覺。如你所願,壁爐裡總是燃燒著柴火迎接你的歸來。壁爐上有個骷髏,那是你室友口中的心愛夥伴。

一個月過去,醫生告訴你這一切都是你所想像的,是創傷症候群讓你產生幻覺。醫生建議你弄個部落格寫點什麼,不要耽溺在這些你自以為真實的幻想中。

想到你的室友,你流露出難得的笑容,即使精神疲憊仍感到心底那股湧起的暖流。
他是你所見過最不可思議的人,有著超凡的智力,能察覺細如毫米的證據,準確分析令蘇格蘭場都束手無策的苦腦案件。同時也擁有感性的一面,當他拉奏小提琴,隨 著音符流溢出的豐富情感總令你眼框濕潤。然而他又是如此的矛盾,縱橫在複雜的推理世界時,他是個超凡的巨人,但現實生活卻又依賴任性的像個孩子。你知道他 並非對生活瑣事全然無知,只是這些不必要的資訊全都被排除在他必須維持高效率運轉的大腦硬碟中。你概括包容,彌補他生活上的不足。
以一個室友的身份你其實做得太多,但你不知為何的樂在其中,你喜歡他的依賴。
他的全名是夏洛克.福爾摩斯,你總是叫他夏洛克。

三個月過去,醫生對你的情況毫無起色感到失望,也對你幾乎沒有更新部落感到不滿。
「你必須寫點什麼,生活的瑣事之類,怎樣都好。」 醫生說。

「除了回憶,我沒有發生任何事。」你堅定而漠然地回答。

你記得夏洛克有個人網站,講的是科學演繹的技巧。但你在網路上搜尋過無數次,始終沒有找到任何一個相關連結,甚至連一個夏洛克.福爾摩斯都沒有。
也許是他那個神通廣大的哥哥麥考夫.福爾摩斯做了什麼手腳?
既然麥考夫能操控倫敦街頭的監視攝影機,想必也有本事刪除全球網路的資料庫。或許經常向夏洛克尋求協助的雷斯垂德探長能透露一點訊息。於是你去蘇格蘭場詢問,櫃台表示沒有雷斯垂德這個人,也沒有安德森跟多納文警官。
你沮喪的離開,開始尋著記憶的軌跡,走遍倫敦市每一條曾與夏洛克並肩同行走過的路。
安桀羅的餐廳在廣場上,正對著馬路,你第一次與夏洛克同桌吃飯就是坐在窗邊的預定席。街上的霓虹燈在他臉上渲染出紫紅色的漂亮螢光,光線沿著他突出的顴骨描繪一條美麗的曲線,他的眼睛是清澈透明的冰晶色,當你們眼神相觸,你的視線定在那片藍色中,周遭突然變得寂靜無聲。
那是一個特別的夜晚,你經歷了生與死,重拾曾為戰士的自信與驕傲,開啓了人生全新的一扇窗。
但是你現在站在廣場上卻看不到安桀羅的餐館,那裡僅是一堵磚紅色的牆。行人車輛匆匆來去,現實與虛幻重疊錯亂,你感到一陣噁心的暈眩,分不清自己身在何處,你找不到回家的路。

尋不到一點殘留的蛛絲馬跡,要如何證明你的記憶曾經存在?

六個月了,醫生診斷你罹患了妄想性的精神分裂症,就像電影A Beautiful Mind裡那個數學天才一樣。
你看過那電影,覺得醫生的判斷完全錯誤,你並沒有迷失在想像中,你清楚知道那些所謂不存在的事物切切實實是你的經歷。

一切恍如昨日歷歷在目,這一切怎麼可能是幻想!

Harry Potter那系列的電影給了你一點啓示,記憶中的一切可能存在於另一個平行空間,你的合租公寓正夾在兩棟樓之間,也許有一道魔法門,只要說對咒語就會顯 現?但你找不到開啓的鑰匙,也不知為何自己被遺棄在外,難道你被移除了母體的聯繫?或是有人潛入你的意識之中?也許電影中透露的正是進入另 一個世界的入口,就在王十字車站的月台上。
你嘲笑自己真是瘋了才會開始對電影裡的虛構世界認真,所有人都知道那些是假的。但所有人也都當你瘋了不是嗎?沒有人相信你的記憶是真的。
你照著電影裡描述的去做,清醒時是再次躺在醫院的病床上,你有些腦震蕩但問題不大。

醫生判定你有自殘傾向,強迫你接受治療。即使身為醫療體系中的一員,你也從不知道英國的居家照護如此完善,每週都有專人來探視你,並確認你有按時服用處方藥物。

漸漸你不再跟人們提起你的記憶,你開始融入所謂的現實,過著一般人認定的正常生活。
只有當你偶爾又在凌晨03:30醒來時,你會打開筆電,把你跟他的瑣事都書寫在部落格上。
部落格鎖了密碼,你知道那個聰明人不出三秒就能猜到。他一向能隨心所欲的開啓任何你鎖上的東西,再藉此譏笑一番,當下你會氣腦的扁嘴,但此刻你的嘴角卻是 上彎成弧型。
只有想起關於他的美好回憶才讓你覺得有知覺,這是你唯一擁有的真實,如果連這個也被抹滅,你不知自己還擁有過什麼。
你期待他會入侵來揭開你的隱私,以他一貫的嘲諷留下訊息,你一直等著……

兩年後,你已經恢復,像個普通人一樣的過日子。固定的工作,固定的時間去採買,固定在每月的第三個週末去酒吧請個人喝酒一同聊天直到打烊。索然無味的過著日復一日,沒有生命的激動,你並不算真的活著。

這晚你夜歸時,似乎感覺在漆黑的暗巷有人正盯著你瞧,你轉頭察看,除了空氣什麼也沒有。
當夜你睡得很不安穩,又做了爆炸的夢,泳池邊夏洛克毫不遲疑的扣下板機引爆炸彈。
你再次從睡夢中驚醒,時鐘正在03:30分閃爍。
你抹掉額頭的冷汗,坐起身,摸索著床邊的藥瓶。軍事訓練的警覺心讓你嗅到房裡異樣的氣氛,你迅速側身想要拿取床頭櫃裡的手槍,一隻戴著手套的手有力的按著手背止住你的行動,你可以用搏擊術輕易扳倒對方,但你沒有。
你抬頭看著那人,街上的號誌燈透進百葉窗在他臉上渲染出綠紅色的漂亮螢光,光線沿著突出的顴骨描繪一條美麗的曲線,他的眼睛是清澈透明的冰晶藍,當你們眼神相觸,你的視線定在那片藍色中,久久無法移開,直到黑霧聚攏覆蓋…….

睜開眼看到了熟悉的天花版,這仍是你獨居的房間,你只是做了個夢中夢,魔法門沒有開啟。

「約翰……」你聽到有人喚你的名字。熟悉的渾厚嗓音,是的,曾有個人這樣喚你的名,每一次都讓你心醉。你閉上眼再次回味那份記憶,你從沒忘記。
「約翰。」
你又聽到了一次,那聲音如此清晰,原來夢境也可如此真實。
側頭你看見那個人坐在方桌旁,手肘撐著膝蓋向前頃身,十指對觸靠在下巴,這個姿勢你再熟悉不過,黑色卷髮瘦削的臉龐跟身型,那是你的室友夏洛克。

「我在做夢嗎?」

「不,我確實在這。」

「你去哪了?」你坐起身與他對望。「告訴我。」

他說當時的情況太過危急,他們的世界正經歷一場巨變,他得讓你回歸隱身在一般世界,消除所有的痕跡,為的就是不讓黑魔王找到你。
你沈默聽完他的解釋,無數個想法在你腦中混亂交錯,確定的是你確實被排除在外,整整兩年的痛苦,無法向人解釋的壓抑情感在瞬間爆發。

「你他媽的就把我一個人扔在這裡,除了記憶什麼都沒有留下!為什麼不乾脆連我的腦子一起重組算了!」
你憤怒地對他嘶吼,失控摔擊臥室裡的物品。他靜靜的承受你的情緒宣泄,臉上有一種你未曾在他看過的哀傷神情。

房間裡一片狼藉,終於你筋疲力竭頹然地坐在地上。
「擁抱一個不存在於這世界的記憶……我都不知道該怎麼過活了。」你環抱膝蓋,把臉埋在手臂裡嗚咽哭泣。

他有些猶豫,不確定是否該上前安慰你。你知道他的情感表達向來薄弱,你不該奢求他有所回報。(憑什麼要求回報?) 當他手勢拙劣的輕拍你的背部時,你有些震驚,你抬起頭正對著他的臉,你們是如此的接近,你發現他的雙頰比記憶中還消瘦些。

「約翰……原諒我的自私,你的記憶是我們的唯一聯繫,刪除我就再也找不到你了。」
他的手掌貼上你的臉頰,態度誠懇。他是如此驕傲,從不道歉,但他說了,請求你的原諒。

「你留下我是因為不信任?」

他不著痕跡的輕嘆,猶豫了一下,「不……是恐懼。」黑魔王發現他的唯一弱點,泳池邊的驚恐他不能再經歷第二次。「……我害怕失去你。」

你的呼吸發緊,淚水讓你的雙眼酸澀,你不住地眨動眼簾只為了看清他。他的眼神如此真摯,向你坦承一切。你想說些什麼,牽動雙唇卻無法找到合適的詞句,最後, 你伸出雙臂搭上他的肩膀,把頭埋在他的頸窩,你可以感覺他本能僵了一下,(他並不慣於與人有親密接觸)他在你背上的手握拳又放開,然後用足以讓人窒息的力道,緊緊把你擁進懷裡,你的鼻息嗅到盡是他熟悉的味道,你閉上眼,歸屬感讓你無比安心。

夏洛克帶著你來到熟悉的貝克街,左轉第四棟,221B的金色門牌一如記憶的鑲嵌在黑色門板上。推開門,空氣中瀰漫哈德森太太熟悉的烤餅甜香。
「約翰,好久不見了。」
哈德森太太以母親般的溫柔的語調跟你打招呼,並給予你一個深深的擁抱,夏洛克跟在身後笑著把大門帶上,一如往常。

魔法門開啓,你已回家。

———

醫生把手中的病歷資料交給眼前穿著筆挺西裝漫不經心用雨傘當手杖的男人。
「約翰.華生的資料可以永久歸檔了。」

接過檔案,男人滿意的揮動手中的雨傘,「完全正確。」邁開大步,男人消失在走廊盡頭。


--------------------------------------------------------------
* 在原著那年代貝克街實際只到100號,就以此為設定。
* 既然用了黑魔王,表示比較接近Harry Potter的背景設定。(221B擠在兩棟中間的意思XD)
也算帶了一點《最後一案》的情節,花生開始不太溫柔(沒頭沒腦被遺棄兩年,是人都會抓狂的)
其實原來的設定,約翰沒撐過去,自殺了才看見小夏,類似《羊男的迷宮》那樣,(我是相信有地底世界的那派UU)
 

發現因為小夏寫了好多東西(艸)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