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腐 小 兔 叢 林
關於部落格
Login


Admin


Logout
  • 66247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Dead & Date 5/5 [BBC Sherlock]

如約翰說的,他曾調派到這個單位服役,相當清楚營區裡不為人知的隱密角落。他引著夏洛克穿過建築間的狹窄小道,避開防守士兵來到一棟不起眼的木屋前。這只是個次級儲藏庫,除了體能訓練的用具沒存放什麼重要物品,他知道軍演的流程,這段時間不會有人過來這裡。

夏洛克輕易解開密碼鎖,鐵門才關上,約翰已迫不及待把夏洛克推擠到鐵架邊,按下他的頭粗魯親吻,雙唇相互碾壓,急燥地把夏洛克的襯衫拉出,一手伸進襯衫裡另一手探入褲頭,毫不留情的分別進攻夏洛克的敏感地帶。

夏洛克伸手想要撫摸約翰,約翰卻先一步把他的雙手抓在身後,拿出軍事訓練的本領,一隻腳擠進夏洛克跨間,用膝蓋把他雙腿頂開,肩膀用力頂上他的胸膛,完全像在壓制戰俘。

「啊,約翰!」夏洛克大聲驚喘,肺部的空氣瞬間被擠出,他感到一陣頭暈目眩。

「吭,我說過你會後悔的。」約翰貼著夏洛克的頸側,牙齒伴隨每一個音節啃咬他的耳珠,「火是你點燃的,想解決? 得用我的方式。」他的勃起堅硬地抵著夏洛克的,不住地擺動擦撞,疼痛卻也相對刺激。面對約翰突然的強硬態度,夏洛克不感恐懼,反而興奮發顫。

「啊—— 我很期待,約翰大兵……」夏洛克咬著下唇輕笑。他信任約翰,放心解除控制權,將一切交付給對方。

事實上夏洛克相當自滿能如願引發約翰的野性,這趟旅程是個試驗,他推論火藥的烟硝味會在傍晚發生效用,不到一個小時就有如此結果,他得承認約翰的表現讓他驚喜。
夏洛克知道他們兩人都瘋狂渴望刺激才會如此相配,他的瘋狂張揚於外卻未曾真正造成破壞,而約翰的瘋狂是隱藏在道德拘束下的本能,他懷念戰場,可以在槍殺人後面不改色出現在現場,幾乎連自己都要被欺騙了。
溫謙的華生醫生裡面隱藏個戰士約翰,變身怪醫般的對比就像雙重謀殺一樣令人著迷。

約翰跪在夏洛克身前,以外科醫生的專注力,用牙齒咬開拉鍊,並試著用舌頭推開內褲開縫讓他解放。舌尖在每次嘗試推開布縫時總會舔到夏洛克的勃起,有一下沒一下的觸碰對夏洛克簡直是種折磨。
夏洛克的雙手仍被約翰控制,他扭動手腕想要幫上一把,約翰立刻將他抓得更緊。他抬頭盯著夏洛克,警告的搖搖頭。

「哦喔,夏洛克,服從,別讓我把你綁起來。」

夏洛克發出難耐的喘息,壓下掙扎的衝動,這個遊戲太有趣了,他雙眼激動地幾乎要漾出水。約翰滿意點頭,再次埋首眼前的重要任務。他已抓到訣竅,沒再嘗試幾下就順利解放夏洛克。多麼精準出色,夏洛克不禁出聲讚歎。

待把夏洛克完全含進口中,約翰才鬆開牽制轉而扶住他的臀部,手指隔著褲子抵著入口,隨著嘴巴的吞吐反覆按壓。雙手重獲自由,夏洛克立刻抓著約翰的頭髮,他的雙腿已經發酸,得設法穩住自己。

約翰鬆開夏洛克,帶出一絲黏液,掛在他的嘴唇與夏洛克的勃起間,顯得十分情色。
「夏洛克……」約翰啞著聲音低喚,手指仍抵在夏洛克那兒,意圖明顯。

「你想上我?在這裡?」夏洛克居高臨下盯著約翰,手指沿著耳鬢滑到他的唇邊,抹掉溢出嘴角的黏液,露出挑逗的危險笑容。

這就是他的戀人,如此自負,如此美麗,約翰著迷的無法自拔。「沒錯,我要讓你背對我,從後面上你。」

「因為我欠你一次?」夏洛克挑起眉毛,把沾了黏液的手指塞進嘴裡,約翰混合自己的情慾氣味在口中蔓延。

「笨蛋。」 約翰咒罵著,站起身,雙手蠻橫地按著夏洛克雙頰,與他鼻尖互觸四眼相望。「當然是因為愛啊,白癡。」接著狠狠吻了他。

「愛……」夏洛克歎息般的喘出這個字,他的眼睛大睜,瞳孔擴張。多麼不可思議,這樣一個尋常人掛在嘴邊的無聊字眼,從約翰口中說出卻像帶有魔力,讓他的心臟經歷高潮般的激動狂跳。

「是的,就是愛。因為愛,所以想占有你,想與你合而為一,想讓你感受我的一切。」

「很好,約翰,我喜歡聽你說“愛”這個字。」夏洛克像個孩子滿足傻笑,幸福感如輕笑的顫動在兩人之間傳遞。「所以我該轉過去?」說話的同時,夏洛克已經動作轉身趴在鐵架前。

「呵呵……沒錯,我說過要從後面來。」約翰張開手掌從夏洛克的腰際沿著背部柔韌的肌肉向上推,夏洛克享受地發出嘟噥,像隻貓慵懶拉長背脊向後仰。約翰十指滑過腋窩按在夏洛克的胸前,指甲在他的乳頭上挑逗輕刮,把臉埋在他頸後輕啄。

「我應該常說愛嗎?夏洛克,你不會厭煩?」

夏洛克的頸後意外敏感,約翰僅僅只是嘴唇輕啄,已讓他顫抖地不能自己。約翰索性沿著夏洛克的頸椎啃咬,果然使他縱聲呻吟說不出成句的話語。

「不……約翰……只有你,我永遠不感厭倦……」

聽到夏洛克那張平日冷酷刻薄的嘴滿載情慾的呼喊自己的名字時,約翰幾乎就要把持不住。他一邊扯下夏洛克的褲子,一邊把自己從束縛中解放,藉著夏洛克分泌的前 液為他進行擴張。潤滑仍不足以讓他進入,打手槍時有非常作法,約翰把攪得粘稠的唾液吐在夏洛克的臀縫間,扶住自己把唾液抹在入口,前端稍稍頂進隨即退出,反覆進行,每一次都引發夏洛克細微低哼。
約翰以極大的耐性等待夏洛克能夠敞開接納自己,才緩慢完全插入。被夏洛克緊緻包裹的感覺如此強烈,約翰忍不住發出歎息,他能感受夏洛克的收縮與顫動, 他已脹痛難耐,渴望盡情發洩,渴望聽見夏洛克為他失控吶喊。幾次適應性進出後,約翰貼近夏洛克一手握著他的勃起一手環抱他的腰,開始加快節奏……

噴射戰機呼嘯而過的聲浪震耳欲聾,約翰的心臟像是加了噴射燃油般的瘋狂躁動,血液幾乎沸騰,他開始失控,顧不得等會兒夏洛克還得走路,動作不自主地加重加大,過度刺激的頂撞讓夏洛克驚喘尖叫,渦輪引擎掩蓋過他的聲音。

明天他的嗓子絕對會發啞,約翰對軍武的反應超乎想像的瘋狂,夏洛克頭腦渾沌的做出總結……


之後兩人並肩躺在體操軟墊上休息,等待呼吸恢復平順。光線透過風扇在他們身上畫出交替弧形,軍演已經結束,樂隊演奏的音樂從不遠處的表演場傳來,有種不真實的祥和感。

「綁起來。」夏洛克開口打破這片寧靜。

「吭?」

「你說要把我綁起來,聽起來挺有趣的,約翰。」

約翰轉頭看著夏洛克,露出一付出”你是認真的嗎?”的表情。

「我會從蘇格蘭場弄副手銬回來。」 夏洛克雙手合十抵著嘴唇,開始評估該從哪下手。「也許你可以先把藏在床底下的那套軍服穿上,讓我瞧瞧你有多麼”挺拔”。 」

「我確實是,你見識過了。」約翰洋洋得意地輕笑。「嘿,等等…… 夏洛克你偷看我的東西?」他翻起身,半側著俯視夏洛克。

「觀察與推演,約翰。」夏洛克指了指眼睛,「你的馬克杯是醫療團的,領帶也是。你懷念軍旅生活,把能用上的東西都展示出來。那只帆布包已經破舊不堪,你把它提進221B時還是如此慎重,手槍收在鐵盒裡,除了軍服,袋子裡還能是什麼?」

約翰無奈歎氣,「夏洛克,我能保有一些隱私嗎?」

「你很在意?」夏洛克睜大眼睛又擺出孩子般的無辜表情,加上雙手合十的天真模樣,約翰就是吃他這套,自覺說一句重話都太過。

「算了,你這自大的傢伙高興就好。」約翰寵溺的撥了撥夏洛克的卷髮,低頭吻他。

除了隱私,他的生活只會更加豐富,他想。

 


天啊,我居然寫了這麼長的肉(艸) 雖然最後有點萎了,但對我真的是突破Orz (想到再修修)
大庭廣眾下沒有發生什麼事,抱歉了各位,就說我是有分寸的人(狂毆)。

小夏跟花生快被我寫成瘋子(再毆),因為每次看〈流言終結者〉的爆炸場面我就會狂笑(艸)熊熊就想到,花生也許看到火砲也會亢奮(喂) H的概念源自第五元素裡的場面,高潮時抬腿太空船同時起飛。(很有趣。) 目前這系列暫時告一段落,若想到有趣的梗大概會再繼續玩下去(喂) ,其實現在已經有個好玩的梗了,如果出書再來當番外(會有人要看嗎?)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