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腐 小 兔 叢 林
關於部落格
Login


Admin


Logout
  • 66247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When night is falling - 楔子 [Harry Potter]

哈利難以入睡,他已受失眠困擾許久,以前在水蠟樹街的日子雖然不好過,但白天忙於應付苛刻的姨父一家子晚上累了倒頭就睡,日子說來相當單純,並不像現在得面對這麼多複雜壓力。

天狼星的死,佛地魔重新崛起……

哈 利坐起身看向對邊床鋪。榮恩側向窗邊躺著,窗外的光線灑落在他熟睡的臉龐,看來如此天真稚氣,此刻他也許正在做一個美妙的夢,例如自己當上級長或魁第奇隊 長......哈利瞇起眼精瞇起眼精神色有些怨懟,樂觀無慮的榮恩總是支持他卻無法理解他承受的壓力與痛苦,經常閉上眼就被夢饜追得無處可逃。他掃視了寢 室裡另外兩位熟睡的室友,沒有人能理解。

翻身下床,哈利從置物櫃裡拿出了隱形斗篷與劫盜地圖。
當赤裸的腳趾踏上葛來芬多交誼廳外冰冷的地板時,一陣冷顫自腳尖捲過他全身,他用力吸一下鼻子,頭腦頓時清醒許多。打開劫盜地圖選了條避開夜巡教員的路線,悠哉地晃過牆上那些畫像消失在黑暗盡頭。

這是哈利近來養成的習慣,在全霍格華茲都陷入夢境時獨自一人漫遊在寂寥校園裡,沒有日間喧鬧的霍格華茲是這般寧靜,有助於沈澱思緒。

越過鐘樓哈利來到連接教室的穿廊,月光透過拱形窗欞在地板上畫下交錯軌跡,他抬頭向外看了一眼,今天是滿月。

天狼星已經不在了,路平教授他……應該可以安然渡過吧?

當哈利的視線回到穿廊裡時,在穿廊盡頭的石牆上隱約顯現一個蛇形紋飾,這裡他曾來回走過無數次為何沒發現紋章的存在?他好奇地湊近些瞧個仔細,伸手觸摸石牆試探,才知道這個蛇紋是靠石塊堆砌的位差產生的陰影巧妙顯現,難怪沒有人注意到。

哈利推論這個紋章也許是另一個密道的入口,進入魔法世界這幾年讓哈利清楚了解一件事—眼見不一定為憑。霍格華茲裡不知還隱藏了多少神祕空間,他曾發現一個,不介意再發現另一個。他後退了幾步,盯著蛇形紋飾開口說出陌生的話語。

「開啓。」

爬說語這個意外承自佛地魔的能力,總令旁人不快但哈利承認有時相當受用,他滿意看著牆上的石塊瓦解消失,一條深邃的密道顯現在他眼前。

踏進密道,在背後的光亮再次被黑暗覆蓋後哈利才拿起魔杖唸出咒語:「路摩斯。」

哈利一邊看著劫盜地圖一邊注意密道內的情況,從地圖上顯示的位置,這條密道繞過了魔藥學教室的地窖,前進的方向似乎是史萊哲林寢室的所在,幾個轉折後已經來到密道盡頭,封閉的牆面根本是條死路。

哈利有些懊惱的捶打石牆。不,如果這是薩拉札私建的密道一定有出口。

哈利扯下隱形斗篷,放大魔杖的光亮依著石牆仔細找尋,終於在腰邊一顆雞蛋大的圓石上發現蛇紋,看了一眼地圖再次確認沒有任何人在牆的另一頭,他放膽再次用爬說語開啓暗門。

越過暗門哈利靠著壁爐的火光環視自己身處的環境。沒有任何的窗子整個空間冰冷而封閉,綠色天鵝絨的垂簾、床板、椅墊,點綴些許銀灰色裝飾,完全的史萊哲林風格。當目光掃過壁爐前的高背椅,哈利認出披掛在椅背上那件黑袍,這是石內卜的寢室。

沒來由的緊張讓哈利自背脊竄起一陣冷顫,他跟石內卜從不對盤,特別是應鄧不利多要求一對一指導鎖心術後,哈利確定自己完全不想跟石內卜單獨同處一室。那傲 慢、討人厭的傢伙渾身散發的無形的壓力令人難以忍受,更重要的是石內卜討厭他!不論是因為自己父親年輕時幹得好事或是其他原因,他知道石內卜就是憎恨自 己。

哈利決定立刻離開,在轉身踏到暗門前他頓住腳步。這是難得的機會可以探知石內卜的祕密,雖然鄧不利多對石內卜全然信任,但哈利一直認為石內卜的背景絕對比所 知的還要複雜。反覆掙扎後,哈利再次披上隱形斗篷決定把握這次機會好好探究石內卜的寢室,之後他再,也,不,想,踏入這裡一步。

打開衣櫥哈利隨意看了一下,裡面衣物不多,寥寥可數的黑色套裝與白色襯衫壁壘分明的分掛兩旁,除了代表蛇院的綠色圍巾沒有多餘的色彩。
石內卜總給人油膩的印象,然而在他衣櫃裡並沒有哈利以為不好聞的油膩氣味,甚至還有淡淡的枯草味,比起阿姨家的廉價芳香劑這可稱得上是令人舒服的味道。回想起來哈利多是在魔藥教室裡碰見石內卜,那時教室裡總是充斥魔藥燉煮的味道根本無從辨別他的氣味。
關上衣櫃哈利走到書桌前開始翻閱石內卜攤在桌上的手札,內容大多是一些魔藥實驗心得,筆跡略顯潦草但一旁附加的註解與隨手塗鴉有別於石內卜在課堂上的拘謹,讀來反倒有趣。

哈利太專心閱讀,讓以致沒有注意地圖上寢室的主人夜巡歸來的腳步已到門前。當門把轉動的聲響起,他暗自咒罵並以最快速度閤上手札退到牆角。

透過斗篷哈利看到石內卜一腳才踏進房內,就彷彿嗅到異樣在門邊停下,他瞇起雙眼警戒的巡視整個房間。哈利用雙手摀住自己的口鼻避免發出任何聲響,他相信斗篷能完全藏匿自身所在,但石內卜的第六感實在靈敏的邪門,一度哈利都要以為他後腦勺跟奎諾一樣多長了雙眼睛。如果讓石內卜發現他出現在自己的寢室內,那絕不是退學就能了事。

在哈利覺得那銳利的目光將要穿透斗篷看到自己時,石內卜終於鬆懈把門關上,他撥了一下垂在額前的頭髮,朝向衣櫃走去並動手解開那件剪裁過於合身的墨黑外套上的無數鈕扣。
哈利翻了翻白眼,這可不是他預想看到的畫面,但此刻他已騎虎難下,若不等到石內卜睡著他永遠別想離開。

哈利回神時石內卜已經換上灰色睡袍,當他走到壁爐前,哈利的視線定在濃綠地毯上的赤裸腳趾,骨節分明如主人的個性一般瘦削銳利,膚色蒼白如紙的卻腳趾前端透 出 血液的嫩紅色,宣告腳趾的主人仍是個活生生的血肉之軀。直到石內卜坐進扶手椅裡翹起腳就著壁爐的火光開始閱讀哈利仍無法移開。

爐火閃動光影流瀉,哈利覺得眼皮越來越沈重,他開始睏了,但石內卜還沒睡,他得保持清醒等到石內卜睡著才行……絕不能睡著……

腦袋猛地頓了一下,哈利幾乎是嚇著醒來。感官喪失現實感,他茫然地以為自己在做夢,一會兒才認清身在何處。
寢室內相當安靜,爐火只剩微弱殘燼,哈利推論自己已睡著一段時間,他小心亦亦地站起身伸展僵硬的四肢並朝床上看了一眼,發現石內卜並沒有睡在上面。哈利迅速低頭查看地圖確認石內卜的位置,仍在房裡,為什麼沒看到人?

哈利捏手捏腳朝地圖顯示的方向前進,繞過四腳大床就看到石內卜捲曲的身體擠在床腳與牆壁間的狹小空間。哈利滿心疑惑盯著地上的魔藥學教授。這個平日淡漠嚴厲的男人,此刻正如胎兒一般毫無防備地捲縮在他面前,被單緊緊裹住全身,只露出眼睛與鼻子,深鎖的眉頭間即使在睡夢中仍未放鬆糾結出一道深痕,隱約還能聽到破 碎的囈語。

理智不斷提醒哈利應該立刻離開,但他的身體卻受催眠似地徑自朝著石內卜的位置移動……
 

事後回想,哈利真覺得自己是犯了失心瘋才會用光明咒想要看清石內卜的模樣。
當石內卜突然尖叫驚醒時他嚇得手一滑把魔杖掉落在毯子上。雖仍披著隱形斗篷,但石內卜不可能沒有注意到魔杖滑落時殘餘的光亮,而他僅是對著昏暗冰冷的空氣喘息,完全沒有發現哈利造成的異樣。

哈利絲毫不敢動彈,他的手指仍半舉在原來的位置,屏氣看著石內卜把臉埋進雙掌裡急促喘息,待呼吸平順後才扶著牆壁掙扎起身,手指顫抖著在邊桌上摸索尋找水杯。
哈利無法哈利盯著石內卜動作,發現那不確定物件位置的舉止,不是視覺對黑暗的不適應,而是......

石內卜根本看不到?

   __

石內卜夜間的視力並沒有問題,怎麼會突然看不見?為什麼放著柔軟的床不睡而要縮在地板?

哈利無法漠視在心頭盤據的一連串疑問,他盯著大釜裡燉煮冒泡的魔藥,腦海中卻是浮現石內卜失焦空洞的眼神。

「哈利波特你要是想發呆到魔藥煮乾, 乾脆現在就從我的教室消失。」

當石內卜揚起的披風掃過桌邊時,哈利再次聞到了衣櫃裡那獨特氣味。

   __

數個月後,在一次私密談話中,鄧不利多無意間透露石內卜的短暫失明肇因於心理創傷。而那時哈利早已在暗夜裡侵入石內卜的寢室無數次…… 


 


教授本最初的構想就是從這篇開始,教授心因性失明是我個人嗜好 (對不起我好病,喜歡弄殘愛角(艸)但不這樣哈利根本別想碰到教授。
那時朋友透露第五集有提到教授是在父母失和的情況下度過童年。(我第四集時就被穆敵炸死了Orz 第五集只有快翻教授的部份)  覺得教授跟哈利兩人的童年際遇是有點相似,但在進入霍格華茲後卻是截然不同的兩種命運。哈利因為父母庇蔭成為正派人士的寵兒,教授卻是必須不斷努力才能獲得成就,試想他的麻種身份在注重純血的史萊哲林會是多沈重的包袱。因此設定教授為了得到或擺脫某些東西必需付出相當代價(沒外掛可開的悲哀),一步錯步步錯,直至再無法回頭……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